首页 >> 文化 >> 路遥的时间在延续

路遥的时间在延续

发布时间:[ 2019-12-08 11:40:58]
[摘要] 路遥离世后,写过路遥传记的作家很多,但最后长时间亲密陪在他身边的则是陕西作家航宇。近日,航宇最新创作的非虚构作品《路遥的时间――见证路遥最后的日子》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路遥已逝,但某种意义上,路遥的

在中国当代文学的星空中,路遥犹如一颗璀璨的流星,以其短暂而辉煌的写作生涯为当代文坛铸造了不可磨灭的荣耀——27年前,42岁的作家路遥因病突然去世。路遥死后,他的《生活》和《平凡的世界》影响了几代读者。

路遥(1949-1992)

2018年,路遥的《生活》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被评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的小说”。据人民文学出版社统计,这两部小说至今仍处于繁荣的市场中,全国每年出版近万部。其中,《平凡的世界》一直高居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并被列入高中生必读书目,在各大高校图书馆借阅记录中排名前五。这两部经典作品的经久不衰证实了路遥作为当代经典作家的深远影响。

路遥死后,有许多作家写了路遥的传记,但最终是陕西作家于航与他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亲密关系。近日,航天最新非小说作品《路遥的时间——见证路遥的最后日子》(以下简称《路遥的时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路遥已经死了,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路遥的时代还在继续——人们对路遥作品的热爱和对路遥的尊重从未停止。

《路遥时代》是一部真正记录路遥后半辈子的作品。航空航天用简单的话来纪念这位杰出的前任、受人尊敬的导师和亲密的朋友。书中充分反映了路遥的殉难写作、神秘的疾病、隐秘的心灵、倔强的写作风格和生活方式以及最终的情感世界。"我想写一部真正的路遥."于航在电话里带着浓重的陕西口音说道。

"就像一个刚从地里回来的农民."

作为路遥的同胞、同事和朋友,于航在路遥生命的最后两年陪伴和照顾路遥,见证了路遥的最后挣扎、痛苦和无助。

《路遥的时代》讲述了路遥最后一次生命的故事。《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后,这位具有良好文学前景的作家突然患上了严重的疾病。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他不仅遭受了非常困难的痛苦,而且还经历了一系列的人类痛苦,如经济困难、婚姻破裂、兄弟损失等等。

他说,于航目睹了路遥身体从健康到衰弱的整个过程——这都是因为他写得不合时宜。航空航天第一次见到路遥是在路遥刚刚赢得了一生的美誉的时候。他回忆说,当时,他和一个很了解路遥的作家朋友去酒店见隐居的路遥,不是为了“拜访”,而是为了在酒店里“搓”一个难得的热水澡。

"路遥给我的第一印象太谦虚了."于航说,当他走进房间时,他看到一个又矮又黑、敦实的男人穿着最普通的土布衬衫和一条牛仔裤,我不知道他穿了多久。他一点也不像作家。他更像一个刚从地里回来的农民。开场和地道的口音让这位20岁的航空航天爱好者感觉友好,两人很快就熟悉了。

奇怪的是,路遥平时很少和人打交道。他每天埋头苦干,基本上不与人交往。众所周知,他在作家协会大院里很孤僻,但他和比他年轻10多岁的航空航天公司谈论一切。直到现在,于航也感到奇怪。他仔细梳理了他们相识的过程,最后得出结论:“应该是我们两个来自同一个县,有着相似的口音和生活习惯。他对我有天生的亲和力。”

路遥时代,于航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7月

于航说,他和路遥一样,在五六十年代出生在陕北。他从小生活极其贫穷和简单。因此,即使生活环境发生了变化,也没有多少物质需求。这种特点或多或少存在于陕西作家圈中,如贾平凹、陈钟石。

“我和路遥都来自陕北。我们吃馒头的时候从不吃米饭。我们对一碗面条、馒头和一碗小米粥特别满意。”于航回忆说,20世纪80年代初,当他们两人去北京开会时,服务员送来了一碗白米饭。他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路遥说这是白米饭,再来一碗小米粥就可以了。

“我们的家乡缺水,所以我们从不吃鱼和海鲜。对我们来说,别人眼中的美食并不像一碗面条那么真实。”于航说,他们都是习惯简单生活的人,对食物和衣服没有更高的要求。这个特征似乎不太适合在这个领域没有经验的人,但是对他们来说,它增强了他们的感觉。

陕西作家王鹏深刻理解路遥对老师和朋友的感情。”路遥憨厚,表现出善良和感激。他帮助路遥做许多家务。他一直躺在路遥的病床上,直到最后洗了身,换了衣服,以此来履行他的友谊。”王鹏这样评论道。

"他的手稿在地板上到处都是。"

在文坛上,陕西作家以其勤奋的创造力和扎实的作品而独具特色。刘清在长安县皇甫村扎根14年,撰写《拓荒史》。陈钟石写了《白鹿原》,在Xi市灞桥区西江村蛰伏。路遥创作的《平凡的世界》不仅献身于殉难,还通过苦行写作加剧了对身体健康的破坏。

在路遥的写作集锦《从早上中午开始》(from noon morning)中,他在写作过程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紧张焦虑的身心状态,“一天工作时抽两包烟会让他的嘴和舌头发麻,他一点也感觉不到香烟的味道;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每天工作18小时。我分不清无辜的白天和黑夜。我觉得自己着火了。五官溃烂,排便不畅……”

于航回忆说,路遥曾经要求他在招待所订一个房间。没人注意,路遥偷偷溜进招待所开始写信,并告诉于航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行踪。在这个安静而私密的空间里,路遥开始致力于写作。在写中间,于航去拜访,“这不像一个房间。看起来它刚刚被抢劫了。整个房间都乱七八糟。他的手稿随处可见。几乎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踩它们。”

忏悔的生活在路遥的生活中随处可见。在《路遥时代》,航空航天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于是无聊地在接待室停了一会儿,我心不在焉地走出接待室,突然看见路遥站在接待室不远处的树下,他一只手拿着一张旧报纸,报纸被裹在烧饼里,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青瓜和一根去皮的洋葱,正站在树下津津有味地吃着。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吃饭。他一直低着头,好像还在思考一些问题。他吃了一口饼干、一口黄瓜和一口青葱。他不在乎附近是否有人看着他,也不在乎路过的人是否向他打招呼。他根本没有考虑这些事情。

……

路遥,不管人们对他有没有这样的看法,静静地站在树下,头顶着毛毛细雨,像往常一样吃着他的饼干。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

这时,我不敢走近他,一直在接待处门口默默地看着这位著名的、甚至是全能的当代作家。"

“像牛一样工作,像土地一样给予”

路遥的英年早逝无疑是当代文学的一大损失,而剥夺了作家身份的路遥也和普通人一样遗憾。

路遥时代,于航讲述了路遥在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后的生活。在普通人眼里,毛泽东奖的荣誉使路遥获得了文学声誉和地位。他不仅一举成为全国著名作家,还获得了高额奖金。因此,路遥的生活应该是名利双收。然而,事实是路遥获奖后生活仍然很差,他的父母强迫他为弟弟安排工作。前来拜访的记者和文学爱好者使他不知所措,扰乱了他的阅读和写作。他写的《平凡的世界》摧毁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他和妻子的婚姻也亮起红灯...路遥正在经历中年人遇到的所有危机和问题。

在《路遥时代》中,于航将路遥还原为文学之外的人,真正的路遥。像其他人一样,他必须面对意想不到的事件,解决他无法控制的问题,面对你要去哪里,面对矛盾和脆弱的自己。

但是无论现实生活中有多么曲折,路遥的文学作品都充满了活力。路遥的主角几乎都是这个国家的普通人。虽然他们生活艰苦,但他们不会被痛苦击倒。他们的奋斗让普通和普通的年轻人看到了前景和希望,这也是路遥小说中最感人的地方。

陕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高建群曾经这样评价路遥的作品。即使有一天人们的生活中没有“平凡世界”中的“生活”,路遥的作品也不会过时。他在作品中讨论的是人类总是需要思考“我想飞得更高”的问题。这是一个贯穿人类始终的问题。所以每一代年轻人都能从中找到共鸣。

“他和路遥在一起的那些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总是像牛一样工作,像土地一样奉献。这就是路遥的精神和他的创作态度。他很严肃,没有遗憾。在我心中,他不仅是当代著名作家,也是一个立体的活生生的人。我希望我的写作能让人们看到更多真实的距离。”航空航天说。(蔡骏)

吉林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 秒速牛牛 甘肃11选5投注 PK10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meydan24.com 土心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